松冈莹

墙头特别多的靓仔
卡鸣/ASL/索香/香娜

占tag出本
hegi太太的本!前天收到的!仅翻阅一次!
因为非常想吃火锅所以忍痛出了…
65 不包邮 可小刀
因为住校狗马上要交手机了只能下个星期天才能回复了,能等的姑娘可以私信我~

好想看晓卡这个设定啊,想问一问有没有哪位太太写过

【卡鸣】向前一步

现代向
严重ooc慎入
“如果胆小鬼向你迈出一步,你能不能停在原地不后退?”

快到去同学会同学会的时候,鸣人才收到小樱发来的信息。
“今天晚上的同学会老师也会来。”
也就是说自己的前男友——旗木卡卡西老师会来。
鸣人大脑一片混乱,手指颤动,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清楚的知道小樱发这条消息给他意味着什么,他躺在床上,那天的回忆如潮水般涌上大脑。
那晚卡卡西叫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街上除了他们以为没有其他的行人和车辆,卡卡西低着头站在路灯下,鸣人看不清他的表情。灯光把他和卡卡西的影子拉的很长,夏日的闷热也使空气更加沉重。
“鸣人你不觉得很没有意思吗?”
“什么?”
“我们之间隔的东西太多了,我和你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们都知道,性别、年龄、师生。这三个是他们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消除的障碍。
“这些我都知道啊,我的回答是什么,老师也应该知道的吧,”鸣人朝卡卡西走了过去,他祈求着这次也能像以前吵架拌嘴那样和好如初,
可他没想到的是卡卡西后退了一步。
“够了,鸣人。”
“老师也太自作主张了吧,这种事情…”
“到此为止吧。”卡卡西的语气很坚决,鸣人闻到了卡卡西的气息里的酒味。
鸣人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他握紧拳头,仿佛要把手抓破一样。
他很想告诉卡卡西,自己不介意他说的那些事情,可是他不敢。
害怕自己说了后会给卡卡西造成困扰,害怕卡卡西会讨厌自己。
周围安静的可怕,鸣人咬了咬牙,冲卡卡西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笑的很难看,但还是满不在乎的绕了绕头发,“哈哈,说的也是,这些问题确实很麻烦啊,那就按卡卡西老师说的做吧。”说完鸣人朝卡卡西挥了挥手,“再见了,老师。”
后来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那段时间自己又是怎么过来的,鸣人已经忘了,反正他从那天开始觉得马上要毕业对自己来说也许不是件坏事。
至少可以避免尴尬,鸣人心想。
假期结束后,鸣人去了另一座城市,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他经常习惯性的点出个那个人的聊天页面,可这么多年以来还是一个字也没发出去,只能偶尔从和小樱他们的聊天中获得些关于那人的零零碎碎的信息。
去了另一个地方,没有做老师了,好像在写小说,这就是鸣人对卡卡西现在生活的全部了解了。
“叮——”手机提示音把鸣人从回忆中拉了回来,鸣人看了一眼又是小樱发来的。
“你如果不来,下次见面你就死定了。”
看来是非去不可了,鸣人叹了口气,起身随便收拾了下出门了。
一出门鸣人就被强烈的日光照的睁不开眼睛,他眯着眼微微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与金黄的太阳融为一体,他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卡卡西时候的天气也是这样的。
卡卡西双手撑着讲台,看了一圈台下的人,笑着指着黑板上自己刚刚写上去的名字,和整个人懒懒散散的气质不同,字写的出奇的好看。
“我叫旗木卡卡西,是你们的数学老师,以后请多关照了。”
阳光透过玻璃洒在卡卡西的身上,银白的头发好像被阳光笼罩了层金色的纱,鸣人也顺着阳光注意到卡卡西的左眼上有一道浅浅的疤。
鸣人悄悄的感叹道,还挺帅的。
不过,万年垫底的自己和数学这种东西没有什么缘分。
他做梦也想不到,第一次考试成绩出来后卡卡西会提出给他单独补课的要求。
“这次数学考试班里只有鸣人你一个人没及格吧?”
“可是我…”
“我不会收你补课费的,放心好了。”
“不是这个原因啦!”
“那是为什么?”卡卡西的眼睛弯成温柔的月牙形状,鸣人之前想好的种种借口刹那间烟消云散。
“没什么,补课时间是多久?”
如果自己当初拒绝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出现这些事了,鸣人后来时常这样想。
“这道题我不是讲过很多遍了吗?”
“保证是最后一遍,卡卡西老师最好了。”
“哎,你啊,”卡卡西揉了揉鸣人的头,“好好听着。”
“都说了写字要好好写啊…”
“知道了知道了,卡卡西老师还真啰嗦。”
鸣人的成绩开始有了很大的进步,不只是数学,每科基本上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增长,“真是多亏了卡卡西老师啊,”鸣人经常对卡卡西这么说。
后来两人在一起了,没有告白也没有对任何人透露,但大家其实也都知道,因为卡卡西上课时看鸣人的眼神都是不一样的。
“感觉眼睛里有太阳一样,非常非常温柔。”
也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但他们所做的事和普通的情侣没有区别,也是一样的牵手,拥抱,接吻。
那个时候是真的很开心啊。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同学会的地点了,是一家普普通通的烤肉店,大概是丁次选的地方吧。
鸣人是最后一个来的,他到的时候只有一个空位了,鸣人犹犹豫豫的坐了过去,然后开始后悔为什么没好好打扮一下出来。
旁边是前男友的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微妙了。
卡卡西没有鸣人这么别扭,他平静的和鸣人打着招呼。
“鸣人好久不见,”
“啊…卡卡西老师也好久不见…”
“最近过得还好吧?”
“嗯…老师你呢?”
“挺好的,换了个工作后感觉轻松了不少,”
“是吗?那真是恭喜你了。”
聊天就到此为止了,鸣人和卡卡西各自烤着肉,如果是以前的话他一定会夹给自己的,鸣人一边想一边偷偷看了卡卡西一眼。慢慢的开始有开始有不少人过来叙旧,鸣人看着那些人肆无忌惮的跟卡卡西开着玩笑,拍着卡卡西的肩,突然很想哭。
“老师这次回来干什么啊?是因为工作吗?”
“不是哦,是因为还有一些没完成的事情。”
“什么事情啊?是因为工作吗?”
“都说了不是了…”
所有人都可以和卡卡西开玩笑,只有他不可以。
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反正这么热闹的场合,没有人会发现他的消失。
他到家后倒在床上,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天花板,突然噗的一下笑了出来,“果然还是很喜欢他啊,”说这话时鸣人自己也没感觉到眼泪已经流到了下巴。
过了几天,鸣人接到鹿丸的电话,说是叫他出去吃宵夜,鸣人一开始拒绝的十分简单,最后还是被鹿丸的一句我请你给打败了。
“啊,卡卡西老师,凯老师。”
吃完宵夜的回家路上,鸣人和鹿丸就碰见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凯和搀扶着他一脸无奈的卡卡西。
“啊,你好啊鹿丸。”卡卡西笑着回应鹿丸,然后转过头看着没有和自己打招呼的鸣人,笑着说:“你好,鸣人。”
“你好,卡卡西老师…”鸣人尴尬地避开了卡卡西的视线。
“卡卡西老师这是和凯老师去喝了酒吗?”
“是哦,我明天就要走了。”
鸣人听到这句话后,睫毛颤动了一下,但还是什么也没说。
“这么快吗?那卡卡西老师是要送凯老师回家吗?我记得你们家不顺路吧。”
“是啊,不过也没办法嘛…”
鹿丸点了点头,“那么我来送凯老师回去吧,老师你和鸣人一起回去。”
“好啊,那辛苦你了。”
鸣人还没反应过来,鹿丸就已经从卡卡西手中接过凯,离开了。
“鸣人走吧,”卡卡西笑着对鸣人说。
“啊,嗯…”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什么话也没说,鸣人倒是有很多话想说,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卡卡西刚刚说的那句话——明天就要走了。
也就是说自己再不告白就来不及了。
但如果又被拒绝了怎么办?
鸣人咬了咬牙,问道:“卡卡西老师要走了是吗?”
“嗯。”
“那么我有事情要对老师说。”鸣人严肃的对卡卡西说。
看着鸣人突然这么正经,卡卡西也收起笑容,认真的看着鸣人,“什么事?”
“我啊,还是很喜欢卡卡西哦。”
“老师说的那些东西我都知道,但我还是很喜欢你。”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老师,但我知道我喜欢老师和那些东西没有关系。”
“不管老师会怎么看我,我还是想告诉老师,我会一直一直喜欢你。”
鸣人说完这一大堆,有些害怕的低下头,闭着眼睛等待着卡卡西的回答。
他清楚的听到卡卡西回答的那三个字,他有些惊讶的抬头看着卡卡西,卡卡西的笑容替他增加了勇气。
他有些害怕的向卡卡西迈出一步,
卡卡西没有后退。
他惊喜的跑过去拥抱着卡卡西,埋在他肩上哭泣,卡卡西抚摸着他的头表示安慰。
他们知道这次他们都不会后退。



鹿丸拖着凯走了一段路后,向四周望了望,小声的在凯的耳边说了一句:“好了,凯老师。”凯猛的把眼睛睁开,“幸亏有你啊鹿丸,不然卡卡西可就没戏了。”
“真是麻烦死了,卡卡西老师说的没完成的事就是这种吗?”
“卡卡西一直喜欢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敢爱敢说这才是青春啊!”凯激动的擦着眼泪。
鹿丸看着哭的不能自己的凯觉得这件事真的很麻烦。

【卡鸣】小小

设定是幼稚园小班鸣人x幼稚园大班卡卡西
(按照卡鸣小时候性格来写的,真.ooc)
ooc真的非常的严重!美女们想清楚再看!


No.1
今天是漩涡鸣人第一天上幼稚园的日子。
玖辛奈一次又一次对鸣人嘱咐:“一定要和同学搞好关系哦。”
“好!”
结果鸣人第二节课下课就和一个叫宇智波佐助的打起来了。
No.2
打架原因很简单:大家一起比赛搭积木,而鸣人搭的城堡,被同一队的佐助嘲笑搭得像一座桥。
“你才像桥!你全家都像桥!”
“哼,至少我们家不会把城堡搭成桥,白痴。”
然后两人就打起来了,打架过程大概就是鸣人掐佐助脸,佐助扯鸣人耳朵之类的。
最后小樱找来伊鲁卡老师才把两人拉开。
No.3
“开学第一天你们两个就给我打架!都是朋友就不能一起好好玩吗!”
“谁和他是朋友啊?”
“我才不想和白痴做朋友。”
“你说谁是白痴?!”
“哼。”
眼看着两人又要打起来了,伊鲁卡只好换种教育方式。
伊鲁卡强迫自己挤出笑脸:“总之,大家都是好朋友,互相道个歉吧。来,鸣人你先。”
“凭什么我先道歉啊!明明是他先说我的!伊鲁卡老师偏心!”
鸣人眼眶发红,吼完就跑,任凭伊鲁卡怎么喊也不回头。
“白痴就是白痴。”佐助叹了口气,也转身走了。
伊鲁卡恨不得把这新来的一届全部丢出去。
No4.
鸣人跑到大班门口,伸出小脑袋朝里面不停张望,最终却失望的缩了回来。
“爸爸怎么不在啊…”鸣人本想来找在大班当老师的爸爸诉苦,可自己朝教室里望了几圈也没找到。
找不到爸爸的失落和刚刚被教训的委屈——全部都在同一时刻爆发。
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把头埋在双腿间小声的抽泣。
爸爸这个骗子上学一点也不好。
鸣人一边哭一边想。
“喂,你怎么了?”
No5.
听到有人跟自己说话,鸣人才一抽一抽的把头抬起来。
“你怎么了?被谁欺负了吗?”眼前的这个男生蹲下来,从包里拿出手帕给鸣人擦掉脸上的眼泪和鼻涕。
“我…我来找爸爸…但是他不在这里…他说过他在这的…”鸣人说话断断续续的,很明显还没有从悲伤中缓过神来。
“你爸爸?是水门老师吗?”
“嗯,大哥哥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应该在办公室,我陪你去找他吧。”
男生说完起身,把手伸向鸣人,示意鸣人牵着他的手站起来。
鸣人正准备把手递过去的时候,突然想起玖辛奈的话。
“不可以随便和陌生人走哦。”
鸣人才开始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男生:银色头发,戴着电视剧坏人标配的黑色口罩,而且从刚刚过来开始就没有笑过。
不过,会给自己擦眼泪应该不是坏人吧。
“那个,大哥哥。”
“怎么了?”
“妈妈说不能和陌生人走,我叫漩涡鸣人,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旗木卡卡西。”
“现在大哥哥就不是陌生人了。”
鸣人笑嘻嘻的去握住卡卡西的手。
No6.
去办公室的路只需要三分钟。
鸣人在这三分钟里不但给卡卡西说了自己找爸爸的原因还告诉了卡卡西自己的生日、年龄、兴趣爱好以及未来的理想。
反正能说的都说了一遍。
鸣人非常认真的说,卡卡西也非常认真的听。虽然他没有回应鸣人的话,但只要他的手紧紧的握住自己,鸣人就觉得很开心。
“鸣人,以后不能再和同学打架了哦。”
快要到办公室的时候卡卡西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卡卡西年龄比鸣人大,也比鸣人高,他蹲下身轻轻揉了揉鸣人因为打架而变得乱七八糟的头发。
“爸爸妈妈要是看到你这样会伤心的。”
鸣人低下头,过了一会才小声的说:“我知道啦。”
低着头的他肯定没有看见卡卡西弯成月牙形状的眼睛。
No7.
从那之后。
漩涡鸣人小朋友开始特别喜欢大班的旗木卡卡西同学,每天都借着找爸爸的理由跑到大班里去玩。
“爸爸!今天我用黏土捏了个卡卡西哥哥!”
“爸爸!今天我学画画画了个卡卡西哥哥!”
“爸爸!今天我学写字我让伊鲁卡老师教我写了卡卡西哥哥的名字!”
说这些话时鸣人都是在看着卡卡西。
水门刚开始很害怕鸣人会打扰到卡卡西,因为他这个学生是个不怎么喜欢说话的小大人。水门轻轻的拍了拍鸣人的头,“不可以打扰卡卡西哥哥哦,卡卡西哥哥还有其他事情要做。”说完朝正在练口算题的卡卡西的看了一眼。
鸣人刚想反驳,上课铃声偏偏响起,鸣人只好不情不愿的回到自己的教室。
“那个老师…”
“啊,卡卡西,你不要生鸣人的气,他不是…”
“我是想说,他没有打扰我。”
“诶?”
卡卡西红着脸把头转了过去,同桌带土在旁边起哄:“卡卡西你也会害羞啊哈哈哈哈。”
卡卡西难得没有去管带土,小声的说:“鸣人他很可爱,不会打扰我的。”
“以后他还可以继续来吗?”
No8.
得到卡卡西的允许后,鸣人来的次数更频繁了,有时侯来还会带着小樱和佐助。
有一次他们三个来正好赶上卡卡西他们美术课下课。
“哇!这是卡卡西哥哥画的吗!好厉害的说!”鸣人看着卡卡西桌子上的画,语气十分崇拜。
“而且这些小动物比我画的可爱多了。”
“你以为卡卡西哥哥是你啊?”
“哼,要是没你这白痴画的好干脆别活了。”
卡卡西捏了捏鸣人的鼻子,“但是鸣人比小动物还可爱。”
“真的吗?”
“真的。”
鸣人拿起桌上蘸有颜料的笔在自己脸上画了一下。
“现在还可爱吗?”
“可爱。”
又画了一下。
“现在呢?”
“鸣人怎样都可爱。”
卡卡西笑了笑,牵着鸣人出去洗脸了。
带土看到后嘴里的汽水差点喷出来,然后特别大声的对全班宣布——卡卡西刚刚笑了。
No9.
笑是一个很普通的表情。
但如果这个表情出现在卡卡西脸上就不普通了。
大班的同学们对此议论纷纷,有人说是因为卡卡西被鬼上身了,有人说是因为鸣人对卡卡西施了笑一笑魔法,有人说是因为卡卡西早饭吃了笑菇…
卡卡西本人对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带着鸣人去操场先避一避。
鸣人眨了眨眼睛,“他们就这么惊讶卡卡西哥哥笑了吗?”
“可能吧…”
“他们都没看过卡卡西哥哥笑吗?”
“好像是…”
“意思是我是第一个看到的咯!”
“嗯。”
鸣人非常得意的朝卡卡西比了个剪刀手,然后就在卡卡西旁边晃着脑袋唱着新学的儿歌。
灿烂的阳光和小孩子特有的童声都把一切刻画的非常完美。
这个时候卡卡西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蹲下身,拉下口罩在鸣人的脸上亲了一口。
趁鸣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笑着揉了揉鸣人的头发。
“这个你也是第一个。”


【卡鸣】只存在你的眼中(五)

上一篇链接http://songgangying.lofter.com/post/1ef9244a_125b72a0

依旧是严重ooc预警


“没事的,纲手大人说了只是叙旧而已。”看着旁边明明是陪自己来却比自己还紧张的人,卡卡西笑着安慰道。
纲手早就在办公室等着了,“你又迟到了卡卡西,”“对啊,我明明提醒过老师要快点的对吧,”鸣人也气鼓鼓的对卡卡西说。
“真是不好意思,”卡卡西一边笑一边道歉,先看着纲手在看着鸣人。
纲手的眸子暗了暗,只是一刹那,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
“先提前恭喜你要做火影了,这下我终于可以出去旅游了。”
“哎,我可不知道撑不撑得下去。”
“总会过去的啦,你看我不是也过来了吗?”
纲手不停的说着自己做火影时遇到的麻烦和各种奇怪的文件,卡卡西一边听着一边侧过头看鸣人。他看到那人面容被星星点点的笑意融化,自己的心情也没由来地好了起来,唇角微微翘起。
只是鸣人的身影在阳光下透明飘渺得很刺眼。
纲手微笑着,话不停,却把卡卡西脸上微小的笑容和眯眼收入眼底。
“卡卡西,你的事我听说了。”谈话快结束的时候,纲手终于切入了正题,态度意外的严肃认真。
鸣人和卡卡西其实都明白所谓的叙旧没有那么简单。
卡卡西下意识的看了看鸣人,鸣人也抬起头看着卡卡西。
“他们说鸣人死后你患上了心理疾病,我起初并不相信,直到我今天亲眼看见,才知道是真的。”
“如果纲手大人也想叫我认清事实那大可以算了,鸣人现在只有我了,我不能弃他不顾。”
“是,鸣人是只有你一个了。但是你不一样,你不仅仅有他,你是未来的火影,你还有整个木叶。”她顿了顿,又开口,“你我和他不一样,我们都是不得不活在现实的人。”
卡卡西低着头,若有所思。
他双眼向下垂着,纤长的睫毛在眼睛周围映下一片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双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卡卡西才抬起头来,笑着对纲手说自己明白了。
明明笑着,却透着莫名的忧伤。
后来回家的路上,气氛与来时迥异,凝重地让人无法喘息。
之后地日子有趋于平静与安定,卡卡西的就任仪式很顺利和大和等人的矛盾也自然的解除了,并且又有了新的作息时间——办公,开会,吃饭,入眠,把日子过得井井有条。
若要说变化,不过是在办公时不再会抬起头说话开玩笑,入眠时不再支着一边的手臂。
还有,那双明亮剔透的双眼终于还是晦暗下来,凝重而空洞,仿佛照着一层薄薄的尘埃,再也看不见自己的影子。
他终于还是看不见自己了。
鸣人如是想着。
在那之后,鸣人并不是没有埋怨过对方。事实上,他无时无刻不在责怪那人——为什么最初能够相信自己的存在,成为自己与这个世界的联系;又为什么给了“不会让你消失”的承诺之后,还是毅然决然地忘记自己。
他恨,他怨。
直到第二年,鸣人看着那位忙的不可开交的六代目破天荒的把所有工作都甩给鹿丸,抱着一大束向日葵,在自己的墓地前站着。
“抱歉啊,我实在不知道该买什么花了。”
“生日快乐,鸣人。”
那人的眼睛依旧像是拢着一层薄纱,灰蒙蒙的,带着悲戚。
找不到他的身影。
这一刻,鸣人却释然了,他忽然明白过来:
曾经,我可以在你的眼中看见我的存在。
现在,我仍然可以看见自己的存在。
只不过不再是你的眼中。
而是心的深处。
END.


大家好,关于这个结尾,我想再多做些解释。正如文中所说,卡卡西做了火影他必须肩负保护木叶的责任,是不得不活在现实中的人,所以最终他还是选择接受鸣人去世的事实,不再相信所谓的鬼魂,自然也就看不见身为亡魂的鸣人。但是他的心中仍然强烈地希望鸣人是真正存在的,并且希望他能过得很好,所以他会在鸣人生日那天去给他的墓地献上一束花并在那里站很久,而鸣人正是理解了卡卡西这样的心情,最终释怀。
我相信卡卡西能带给鸣人的安心感,是其他人无法带给他的。
非常谢谢您能耐心的看完我的拙作和这一段话。
废话说完了,最后我爱卡鸣,完毕。


【卡鸣】只存在你的眼中(四)

刚刚有个妹子评论我说第二段出现了名字出错了,我昨晚边看视频边码的字,所以脑子抽了名字就打错了,在这里道歉,真的非常不好意思。原来那篇已经删了现在改了又检查了一下再重发
依旧ooc严重预警


那天晚上回到家后,一天的忙碌让卡卡西累得几乎脱力,匆匆洗了个澡吹了吹头发就卧进松软的被子准备小眠一会。鸣人只好窘迫地站在床边——他已经不需要通过睡眠来补足精力。
“鸣人,你不累吗?”卡卡西说,双眼已经疲惫地眯起,手臂却微微弯曲,在自己身边支起被子,留出一块不大的空隙。
鸣人明白他的意思,没有脱去衣服,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要怎么脱去衣服,磨磨蹭蹭地躺在那人身边。他一点也不困,神智清明得好像剔透的琥珀色茶水,只好侧过身,看着卡卡西的睡脸,和他背后窗外黑暗的天空。
随后,日子好像就这样安定下来。
卡卡西用各种理由减少了出任务的次数,他出任务时,鸣人就自己在村子里到处游荡,算着卡卡西差不多回来的那天在村口等着,然后两人一起去报告任务然后回家。
“没有卡卡西老师的话,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也没什么意思。”“真拿你没办法。”
卡卡西在家的时候,基本是他在桌旁看书,鸣人坐在他对面时不时的报个时,吐个槽,卡卡西看着看着也会和他对话两句,开些玩笑。卡卡西做饭的时候,鸣人就在他旁边指指点点,抱怨为什么要做这个菜而不做那个。到了晚上,两人从外面散了步回来,等卡卡西收拾完毕,睡下——卡卡西支着手臂,鸣人侧躺在他身边。
一如那天晚上。
在卡卡西面前,鸣人完全没有身为死人的自觉。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
可是,卡卡西的一连串异常行为还是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小樱和佐助在鸣人死的那天就发现了,私底下也到卡卡西家找卡卡西促膝长谈,内容无非是让卡卡西接受鸣人已死的现实。
每当这时,卡卡西都会朝着神色僵硬的鸣人抱以一个带着抱歉和安慰意味的笑容,然后板着脸推掉小樱提出的心理治疗。
直到那一次,大和和凯再一次上门给卡卡西做思想工作,大和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随口说了一句:“难道是鸣人的鬼魂一直缠着卡卡西前辈?如果真是这样还是请个人来驱走比较好吧。”
卡卡西一拳砸在桌子上,发出猛的响声,桌子上的茶杯被打翻,杯中的茶水也顺着桌子的边缘流在地上。
他站起来,目光扫过神色担忧的鸣人,怒极反笑道:“这件事是我的私事,就算你们是我的朋友,也没有权利,也没有资格来插手。你们要是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我只有一句话,我是不会让他消失的。”
凯叹了口气,站起来走到卡卡西身旁拍了拍他的肩,“大名想推选你为六代目火影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吧,估计再过不久就要找你了,你自己这段时间好好调整下状态。”说完跟大和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告辞离开了。
过了几天,木叶高层真正确认了卡卡西为六代目火影后便开始以各种理由对卡卡西安排任务,想要通过加压的方式来调整卡卡西的状态。
卡卡西要做火影这件事鸣人巴不得一天24小时一直重复。
“虽说火影是我一辈子的梦想,但我这辈子肯定是当不了火影的了,卡卡西老师你就当是替我实现这个理想嘛。”鸣人看着卡卡西因为要当火影的事而焦头烂额,笑着安慰。
话虽这么说但鸣人可以清楚地发现卡卡西在这段时间改变了很多。那人不眠不休,不分日夜地工作着。习惯了这些繁重琐碎的事务之后,卡卡西不至于分身乏术,但是那双流光溢彩,顾盼生辉的眼睛却开始有了疲惫的神色,变得凝重而无奈。
和之前葬礼上的人很像。
那一瞬间,鸣人忽然害怕起来。
TBC.

【卡鸣】只存在你眼中(三)

上一篇链接http://songgangying.lofter.com/post/1ef9244a_1256a09b
依旧是严重ooc预警


“卡卡西老师你说我现在是人还是鬼啊?”
“嗯,我觉得可能是妖怪吧。”
“卡卡西老师!!!”
“哈哈,抱歉抱歉。”
二人说说笑笑走到了鸣人家门口时,鸣人想和往常一样从包里拿出钥匙开门。
可这个动作却穿过了自己的身体。
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开了人世,一切都回不去了。
卡卡西发现了鸣人的尴尬,像先前那样伸手在他头上晃了晃,作为安抚。尽管没有真真正正碰到头顶,鸣人却意外地觉得这个动作有着安定人心的魔力。
“不管是人是鬼你都还是鸣人哦。”
说完,卡卡西顺手抓了鸣人的手腕——事实上,那不过是个毫无实际意义的动作,然后带着鸣人掉头离开了这个不愉快的地方。
时至今日,鸣人依然清楚地记得卡卡西那双在阳光下显得晶亮的眸中倒映着自己影子的样子。
不过,那已经是后话了。
到了卡卡西家,卡卡西打开门侧过身,“好了,请进,”“那我就打扰了。”卡卡西家很干净,没有太多的装饰和乱七八糟的鸣人家是很好的对比。
“还好当时没有打开门,”鸣人心想着。
“不过话说回来,这还是我第一次来老师家啊,还挺好看的,”鸣人开心的在屋子里到处转着,“是吗?谢谢。”卡卡西坐在桌旁,笑着看眼前这个身体虚无的鬼魂在自己家到处游走。
“那我接下来这段时间就得和卡卡西老师住一起了哦,”“嗯,想住多久都可以,”“那就打扰了。”
阳光顺着窗户透了进来,挥洒在鸣人半透明的身体上,挥洒在卡卡西的面前的桌子上,挥洒在这个屋子里。两人的也在阳光中显得格外温暖。
晚饭,卡卡西本来打算在家中随便做点,可鸣人却要吵着到一乐去吃拉面。
“可你现在这样不是吃不了东西吗?”卡卡西无奈的扶了扶额,“我可以看着老师你吃啊。”见鸣人这么执着,卡卡西只好顺着鸣人的性子,打消了在家中做饭的念头。
“你好,来一碗…”“味增叉烧大碗,”“对对对,味增叉烧大碗。”
“好的,马上就来。”手打一边答应着一边把飞快的把面下锅。
面好了,卡卡西想把面放在鸣人那里边,动作却顿了顿,最终还是放在了自己面前,拉下面罩,飞快的夹起一口面,放进自己的嘴巴。
“没什么,想跟你炫耀一下,我还能吃面。”卡卡西笑了笑,向鸣人解释,却更像是让自己安心。
但比起卡卡西的这个解释,鸣人更在意的是卡卡西的脸——没有之前和小樱他们想的那些奇怪的东西,映入眼帘的是白哲的皮肤,完美的五官。
总之鸣人对卡卡西的脸的评价就是四个字,非常好看。
卡卡西进食,鸣人坐在他对面滔滔不绝,说着自己修行时的所见所闻和回忆当初执行任务的日子。卡卡西看着那人讲到激动处手舞足蹈,头顶的碎发随着动作微微晃动,一双眼睛波光流转的生动样子,心底忽然萌生处一种奇异的感觉。
以前就习惯了独身一人的他迫切而强烈地渴望能和眼前的人在一起,不是一朝一夕的相守,而是深深地参与彼此之后的人生并执手走向安定祥和的岁月。
和他在一起,连拉面都比平时好吃几倍。
鸣人撑着头,看着对方一口一口地解决食物,一双眼睛渐渐变得迷蒙起来,失却了焦点却还留存着自己的倒影,卡卡西的话慢慢多了起来。于是鸣人就安静下来,听那人讲他的故事,讲小时候见到父亲死的绝望,讲看到自己同伴一个一个的离开时的崩溃,讲第七班执行任务时的快乐。鸣人静静地听着,这些话如果以前听肯定是很心疼的,但现在他听起来更多的是开心。
开心卡卡西愿意与他分享这一切。
夕阳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悄悄褪去,只剩下明黄色的路灯与天鹅绒一般的夜幕。
卡卡西也正好吃完最后一口,付了钱,带着鸣人离开了。
“爸爸,你有没有觉得,卡卡西先生他今天有点奇怪…”卡卡西走后,菖蒲终于忍不住向手打问到。“是因为鸣人去世的关系吗?”
除了他们自己,也许没有人会知道吧。
TBC.

【卡鸣】只存在你的眼中(二)

上一篇链接http://songgangying.lofter.com/post/1ef9244a_1252ca52

依旧ooc严重预警


鸣人的葬礼简单却很隆重,因为几乎所有人都会来,来向这个四战英雄致敬。
真是讽刺啊,鸣人站在灵堂中央,看着周围人来人往——他们脸上都带着悲伤,双眼凝重而空洞,眼中仿佛有一层薄薄的尘埃,让人看不见自己的倒影。他们为自己的死哭泣落泪,哀悼惋惜,却对自己视而不见。
“喂,你们大家…”鸣人轻声开口,“都看不见我了吗?”
没有人回应他。
鸣人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但马上又像以前一样开起了玩笑,“哈哈,你们居然看不见我…”他快步走到佐助面前,“佐助你那是什么表情啊,真是的,好像我以前欠你钱没还就死了一样,还有鹿丸也是,你们这样我怎么高兴的走啊?”随即便开始扯佐助的头发,拉鹿丸的耳朵,在每个人面前做着引人发笑的鬼脸。
如果是以前两人早就和他打起来了。
“噗哧…”死寂的灵堂突然传来细微的哧笑声。
鸣人转过去,正对上卡卡西的眼睛。写轮眼已经没了,卡卡西的眼睛就像玻璃珠子一样透彻而明亮,鸣人再一次清楚的在他的眼睛上看到自己的倒影。
鸣人满心欢喜的跑了过去,“什么嘛,我都差点忘了,卡卡西老师还看得见我啊。”鸣人笑着对卡卡西说,他其实搞不懂卡卡西为什么看得见自己,不过有人能看见鸣人已经非常开心了。
卡卡西眉眼微弯,伸出手。
“那要跟我走吗?”
没有犹豫,鸣人伸出手和卡卡西一起走出了灵堂。
“你还真给我面子啊鸣人,为了我连自己的葬礼都可以翘掉,”“哈哈,哪有人会参加自己的葬礼啊,但如果卡卡西老师想参加的话,我倒是可以陪你回去的说,”“那还是算了吧。”随即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现在你打算去哪了?”“先回家看看吧,然后再一起去卡卡西老师家吧。”鸣人摸了摸下巴想了想,反正自己一个人也无聊和卡卡西老师在一起也好有个人说说话。
卡卡西笑了笑,看着前方:“我说,你还知道你家怎么走吗?”鸣人点点头,抓着卡卡西的手——尽管对方感受不到自己。
看着街道上熟悉的建筑,又抬头看了看远处的火影岩。挺好的,鸣人想,刚刚灵堂的清冷让他无所适从也许只要这些熟悉的景才能让他找到生存的感觉。
“喂,别胡思乱想,还有我看得见你。”也许是看出了对方心里的异样,卡卡西伸出手在鸣人虚无的发稍晃了晃,作出乱揉头发的样子,眼角好心情的上扬。
TBC.

【卡鸣】只存在你的眼中(一)

设定是第四次忍界大战,鸣人在与小樱佐助一同封印了辉夜姬之后因伤势过重死亡,但灵魂仍留在世间,可只有卡卡西能看见他。
ooc属于我

鸣人静静的看着眼前泣不成声的小樱和在一旁低着头默不作声的佐助。
尽管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他明显的感觉到血液从伤口缓缓溢出,感觉到呼吸和心跳渐渐停止,最后灵魂好像被抽出来一样脱离了身体,鸣人呆呆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自己。“我现在这样算是鬼吗?”鸣人心想。
小樱双手捂着脸,蹲在地上,她哽咽的说道:“鸣人你这是算什么啊?好不容易一起封印了辉夜,还没有回去,你还没有做火影,你现在死算什么?你给我起来啊…”佐助相比小樱就沉稳很多,他紧紧的握着拳头,他低着头,没有说一句话。
过了良久,佐助走上前拍了拍小樱的肩,低声说道:“先把他带过去吧,卡卡西还在那边。”佐助抱起鸣人朝前方走去,小樱过了一会也站了起来,调整了一下呼吸,也朝前方走去。他们身上都带着伤,佐助又抱着鸣人的尸体,所以走得很慢,鸣人也只好放慢速度,磨磨蹭蹭地跟在他们后面,时不时在后面抱怨几句,“我说佐助你怎么都这么慢啊?真是的,走快点行不行啊?”但是却得不到回应,鸣人才反应过来笑了笑,又说了一句“哦忘了我已经死了哈哈哈。”
“卡卡西老师…鸣人他…”当看见卡卡西时,小樱想把事情经过告诉他,可是声音却哽咽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卡卡西呆呆的看着佐助怀中的鸣人,双眼空洞,他看了看尸体又抬头看了看佐助,他双手颤抖着去摸了摸鸣人的脸,回应他的却是早已冰冷的体温。鸣人从佐助身后走了出来,低喃道:“卡卡西老师不要伤心了…”卡卡西却突然抬起了头,把鸣人吓了一跳。“难道卡卡西老师他听得见我说话?”鸣人惊讶的问道,卡卡西瞪大眼睛,他似乎想说什么,可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盯着鸣人。鸣人被盯的发毛,又问了一句:“卡卡西老师怎么一直盯着我,你看得见我?”
对卡卡西来说没有比听见这句话更美好的了。
“卡卡西老师!卡卡西老师!…”小樱和佐助的叫喊把他拉了回来,“老师你没事吧?要不要紧啊?”小樱急切的问道,“我没事,你们先把鸣人带出去吧,我马上过来。”佐助和小樱点了点头,便抱起鸣人的尸体,离开了。卡卡西转过身,看着鸣人,笑了笑,认真的说:“我看得见你哦,鸣人。”
对鸣人而言最与众不同的就是卡卡西眼中有自己的影子。
tbc.